13岁时我失去了原本属于我的家族企业继承权。25岁我成为跨国投行高管。驱动我追逐成功的是对金钱的忧虑和愤怒。我发现自己得了恐慌症,导致恐慌的根源还是钱。神医治的方式是不断操练我奉献金钱、免人的债。其实没有任何一个金额,能够减少任何人对神的需要。
Read More…